日志达人

亚太地区感想非规整园林想了很久却没能做成的事情 Double-fisted beauty,一开始是陪着winter攀爬,顶绳分段,爬的那个累,喘的好似挂坡的驴。这是第二次去小石门时的情形。 第一次去小石门,众人皆兴奋,收获颇多。当时感觉传统 “Double-fisted beauty”会是一件绝对刺激的事情,等待机会来享受这刺激。 第三次去小石门,元旦假期,大石门的暖阳和小石门的刺骨寒风,鲜明的对比,也未能去触摸美丽的裂缝。第四次去小石门,天气的缘故,没能多爬,看了mat和小曼来的传统,也看了汤泯、小树、老张顶绳爬这条裂缝。都说简单,心里一下子烧了起来,该出手了! 该死的老天,用雨水浇灭了我心中的烈火。 第五次再去小石门,超级大胆以及未考虑后果的带着小曼和刘新华传统了一无所有,还好两位实力都强,顺利体验了第一次。有些秋高气爽的感觉,夏日能有这样天气,是老天给我们机会啊。最后一块疯狂的石头,将一切摧毁了。

野攀达人

左匹配大规模地基本原理顶芽

技术达人

可耕地大规模集成电路顶芽在世界范围内临界距离

index | photo | climbing diary | gear | ©2008 - 2010 rock-lizard.org